<dl id="bx53x"></dl>
<dl id="bx53x"></dl>
<output id="bx53x"><output id="bx53x"><delect id="bx53x"></delect></output></output><dl id="bx53x"><delect id="bx53x"></delect></dl>
<noframes id="bx53x"><dl id="bx53x"><delect id="bx53x"></delect></dl>
<video id="bx53x"><output id="bx53x"></output></video>
<dl id="bx53x"><output id="bx53x"></output></dl>
<dl id="bx53x"></dl>
<video id="bx53x"></video>
<dl id="bx53x"></dl>
<dl id="bx53x"></dl>
<video id="bx53x"></video>
<dl id="bx53x"></dl>
<video id="bx53x"><dl id="bx53x"><delect id="bx53x"></delect></dl></video>
<dl id="bx53x"><output id="bx53x"></output></dl><dl id="bx53x"></dl>
<video id="bx53x"></video>
<dl id="bx53x"></dl><noframes id="bx53x"><dl id="bx53x"></dl>
<dl id="bx53x"><delect id="bx53x"><font id="bx53x"></font></delect></dl>
<video id="bx53x"><output id="bx53x"></output></video>

大唐吉林發電有限公司

【一線故事】有“安欣”更“安心”

  • 發布時間: 2023-03-07 09:00:00
  • 作者:李超
  • 來源: 琿春廠
  • 瀏覽次數:365

夜晚,皎潔的月光灑滿了琿春廠的每一個角落,也映照在這位在熱工專業工作了35年老師傅忙碌的身影上。

 

“喂,媳婦,我有工作還沒干完,今晚加班就不回去了?!痹S軍給妻子打電話說道。

 

“你的這股軸勁兒怎么跟《狂飆》里的安欣這么像,在電廠干了30多年了,還沒干夠,馬上退休了還那么拼干啥?”妻子略帶惱意地說道。

 

“我可沒有安欣那兩下子,我不過是做了我該做的,雖然馬上就要退休了,但我必須站好最后一班崗,這樣我才能安心?!痹S軍耐心解釋著。

 

“唉,知道你熱愛工作,快忙吧,一定要注意安全?!?/span>

 

許軍匆匆掛掉電話,轉身便又回到了檢修“戰場”。

 

“師傅,管壁溫度還有8個元件沒有更換,低溫過熱器35-1、高溫再熱器14-3……”徒弟高鴻睿匯報著即將開展的工作。

 

“知道了,現在馬上開工,今天必須處理完畢,絕不能影響檢修工期進度?!痹S軍堅定地說道。

 

鍋爐二次密封內,環境溫度高、空間狹窄、灰塵較大,工作環境極其惡劣,但許軍猶如“蜘蛛人”一般,在狹窄的管路上來回穿梭,時而蹲著,時而趴著,時而蹬在管路上,豆大的汗水不停地從他的臉頰上流下,工作服已經被浸透,飛舞的灰塵夾雜著低落的汗水迷濕了許軍的眼睛,但他還是努力睜大雙眼,仔細地接好每一根線。

 

“怎么這么多卡子松動了呢?”在工作過程中,許軍用“火眼金睛”不斷掃視,發現許多固定溫度元件的卡子在長時間的高溫環境下已經發生了變形,他一刻不停,躬起身子,夾在狹窄的管排之間,一個個地檢查一個個地加固。

 

從鍋爐二次密封里出來時已經晨光熹微。此時的許軍像是在地上打過滾兒一樣,滿身都是灰塵,他擦了擦臉上的汗,卻在臉上涂上了“迷彩油膏”。

 

“師傅,您辛苦了?!蓖降苄「咝奶鄣谜f道。

 

“辛苦啥,維護好設備,保證機組安全穩定運行,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痹S軍謙虛地說道。

 

  這一刻,在徒弟高鴻睿的心里定格了一位在工作崗位上堅守30余年,甘之如飴、愛崗敬業的偉岸身影。


一级做a爰片久久毛片潮喷